咸鱼橙子

不定期失踪

【楚路】不可否

题目和正文无关系列
起名废只能这样了……
江南老贼终于写龙五啦!有生之年!
打着鸡血开波脑洞!
写打斗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在写一剑客一神枪围殴一个拳法家……
没赶上520但521也不错嘛XD
是真没想到自己会写这么长……
第一次正经写文,献给初心之一!
@龙文·box



“这次任务关乎学生会的脸面,所以我们说什么都要拿下!”伊莎贝尔神情严肃,这个姑娘此时有一种应该在战场上出现的气场,凌冽肃杀。

“是的……我们不能输给狮心会!”其他众部长也纷纷表态,视线唰地集中到一个人身上——他们绝对的领导者,执行部冉冉升起的新星,多次面对龙王级目标,唯一的S级,路明非主席。

“……啊?”开会摸鱼看《东瀛斩龙转》的路主席抬起头,一脸茫然。


其实这个任务内容就是“混血种连环杀人案‘’,最近正在看《名侦探柯南》的某专员这么说过。但它被这样重视的原因却是受害者无一例外都是男性,而且还是长得特别好看的男性……不禁让人感叹任务对象是怎样的花痴女。

这就引起了卡塞尔两大暴力组织的矛盾,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家男神长相不如对家,卯足了劲要让自己主席/会长去执行任务,要不是自由一日已经过去了,他们非要办个选美比赛不可。

这能输吗?不能!

“这就是你们在这折腾我的原因?找恺撒老大不好么?我相信他会很乐意的!”路明非不情不愿,他已经被迫试穿各种衣服一下午了,此刻伊莎贝尔正在研究他的发型。

“恺撒主席已经订婚了。”伊莎贝尔驳回,理由无懈可击。

路明非觉得他现在就像一只公孔雀,打扮得花枝招展,然后被逼着开屏……

奇迹路明非,了解一下?

诺玛的任务邮件发过来时,他看见了另一只公孔雀。

“想笑就笑吧……我不介意。”楚子航面无表情。

好了,现在是奇迹路明非和楚子航环游世界了。

事实证明,学生会和狮心会的努力似乎起到了作用,反正楚子航和路明非都被派去执行任务,在学生们的夹道欢送中两个人不自在地走上飞机,齐齐掏出湿纸巾卸掉了妆。

这场景真的太尴尬了……你见过两只开屏的公孔雀排排坐吗?

没有一人说话,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在沉默中路明非偷偷拿余光瞟楚子航,狮心会的品味其实很不错,楚子航本身底子好,被精心打扮过后不会比娱乐圈的任何一个当红小生差,甚至更上一层楼,虽然化妆好像是过了点……出个任务,又不是去当牛郎……

想到这他就忍不住回忆起了日本之旅,那身露背西装至今都是他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

不过那时候和现在的师兄,都很好看啊……长得好就是不一样。

楚子航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和路明非的胡思乱想:“这次任务应该是需要我们将任务对象引出来再解决,经过初步分析应该是女性,偏爱容貌佳的男性,主要在酒吧出没,言灵属精神控制类,这也是选择我们执行任务的原因,因为血统受到的影响不大……”

路明非听着点头如捣蒜,捉住一个空档开口“师兄啊……你真的打算这样去出任务?”

楚子航略略迟疑,旋即解释道:“引诱出任务对象成功率高一些。”

路明非绝望,师兄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怎么样呢。

反正师兄比我帅多了,肯定不会找上我……他这样自我安慰着。

几个小时后,两人已经坐在吧台边,一人要了一杯鸡尾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舞池中人们随着音乐摇摆身形,不知道在哪藏着一头爬行类。

一曲毕,再次响起的是舒缓的圆舞曲,有位长发女郎向他们这边款款走来,眼角微微上挑,视线停留在楚子航身上,嫣然一笑:“帅哥,不请我跳支舞么?”

上钩了!路明非这样想。

楚子航看了一眼他,起身,按礼节牵起女郎的手,两个人步入舞池,长发飘飘的女郎深紫色裙角随舞步飞扬。

路明非出神地盯着那边看了一会,也不知道在看谁,一个声音响起:“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么?”

他抬起头,一个年轻男子站在楚子航原来的位置旁,现在那里空了出来。

“当然可以……”路明非应了下来,反正师兄估计不会再回来坐坐,以他的作风应该是确认任务对象后直接拔刀,干脆利落地完成任务,然后他们就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但男子似乎挺愿意和他聊会:“你在看那个长发姑娘?”

“不是……”路明非心想我在看的应该是半头母龙。

但男子却露出一种“不用解释我懂”的笑容:“那位姑娘是很迷人。”

路明非心想你知道她手上可能有多少条人命你大概就不会觉得她迷人了。

见路明非没有回答,男子也很识趣地换了个话题:“您是中国人?”

路明非点头:“没错。”

男子似乎挺高兴:“中国是个很有趣的地方!中餐味道很不错!”然后他用蹩脚的汉语憋出一句:“社会主义好!”

路明非吐槽:“兄弟你有没有一点身为资本主义国家公民的自觉啊?”

男子挠挠头:“我听说中国人都喜欢说这个!”

两个人聊了起来,在酒吧里讨论社会主义着实有些诡异,但路明非察觉到了更诡异的事情——这支舞,是不是太长了一些?

他看向楚子航,女郎的笑容依旧醉人,但有些空洞,楚子航也看向他,表情凝重。

他这才注意到,所有人表情都有些不对劲,除了他们两个——和坐在自己身边这个男子!

见鬼!长发女郎只是一个普通路人!真正被盯上的,是他自己!

同性恋?还是单纯的嫉妒?

面前的男子笑容依旧亲切,但手已经向路明非腿上移动——答案呼之欲出。

酒吧里人员密集,不适合展开搏斗,必须转移战场!

路明非开口:“你觉不觉得这里面有点闷?”

男子笑容可掬:“哦?有吗?我倒是觉得——”他降低音量,几乎在用气息吐字,“很合适。”

合适什么?当然是合适将自己料理掉了!路明非内心悲愤,自己的清白啊……

他这么想着,手却握紧了藏在腰间的短弧刀,如果情况不允许,那就在这里开战。

就在这时,楚子航出现:“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位置。”

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眼前这个人,居然没被控制住?

但他很快就恢复过来,起身:“这样的话那真是不好意思。”

楚子航坐下,路明非用中文小声对他说:“谢了师兄,及时雨!”

楚子航也用中文回答他:“小心点,他不会轻易放过目标。”

路明非问:“那现在……”

“先把他引出去。”


过会路明非又出现在男子面前:“不好意思哈我师兄这人情商不高……要不我请你吃顿饭?”

男子眯起眼睛:“好啊。”

路明非走在前面,领着男子走出酒吧,进了一条空巷子。

完美的捕猎场所。

然而下一秒,刀光破空而至!

真正的猎人从天而降!

男子反应也快,用双臂挡下这一击,后退几步化解冲击力,立马逼身上前。有龙血的加成,他的身体像钢铁一样坚硬。

楚子航也没有将所有赌注都押在这一击上,他留有后手,刀光起落,长刀在空气中嗡鸣。

男子身上已经出现龙化现象,方才的攻击他靠强大的力量蛮横吃下,但是楚子航并没有发动暴血,因为他不是一个人!

枪响!

路明非出手!

他使用的是弗里嘉子弹,一整个弹匣的子弹全部倾泻在男子身上,没有一颗子弹误伤到楚子航。强大的麻醉能力使男子倒了下去,然后被长刀贯穿心口。

任务完成。


“师兄我之前听说你出任务完全不会配合唉!”路明非收起沙漠之鹰,“这次配合的挺好啊,也没有违纪!你要早就这样之前就不会被校董会找麻烦了!”

楚子航知道他在调侃,有点无奈,但还是一本正经地回答:“因人而异。”他想了想,又补充:“抱歉,没考虑到特殊情况。”

“那上师兄你之前遇到的一定是猪队友。”路明非也装作正经,“不过这方面没想到真是太不应该了楚会长。”

听懂了装不懂,楚子航这样想着,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路主席也不应该没想到的。”

路明非破功,笑了出来:“噗……不行师兄你这样拐着弯说话我果然还是不习惯……你是那种思维笔直如弹道的人啊师兄……”

现在可能没那么直了,但楚子航没说出口,而是看着他,黄金瞳的光辉不再摄人,至少楚子航知道他从不畏惧,来了句直球:“我喜欢你。”

“我叫你直接你还真直接啊……”路明非声音越来越小,扭过头去脸红到耳朵尖,但又顿了顿,下定很大决心似的,转头面对着楚子航,直视着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那当中有别人看不到的许多感情——大声、坚定地说:“我也喜欢你!”

喜欢这种东西,就是该凝视着对方的双眼亲口说出来啊。

说完他就落入了一个散发着清冽气息的怀抱:“抱歉,让你委屈了。”

“师兄我真没想到你第一句话会是这个电视剧看多了么……”他嘴上这样说着,唇角不自觉上扬,“没事啦就摸一下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过说起来师兄你及时出现英雄救英雄让我很感动啊!”

怀中人总是这样,似乎什么时候都能满嘴跑火车,人形自走吐槽机真不是盖的。

然而有时候,人形自走吐槽机也会停止工作——比如现在,用一个吻。

路明非把头埋进楚子航颈窝,半天才开口,声音闷闷的:“……他们该派直升机来接我们了。”

第二天,两大校园男神在一起了的消息在学院传播开来,连着占领了将近一个月的十大热门话题。

在相关人物接受采访时,学生会舞蹈团团长伊莎贝尔这么说道:“……这种感觉就像,你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白菜,长出了脚跑向了另一颗别人菜地里的白菜。”

两位当事人却不以为然,统一口径:“我们在一起很幸福,谢谢大家。”

相当官腔的说法,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END

说一下,他们说对方不应该没想到的意思是,你是个弯的,没想到任务对象会是gay真是太不应该了……
又:写谈恋爱真难!

评论(1)

热度(108)